宗富春:“我不留下,谁留下?”

发布时间:2020-10-29 14:58:32  

守护着花倮的孩子,

是她的初心,也是她的承诺。

2010年,带着这样的情怀,

刚大学毕业的宗富春

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家开启教书的生涯,

一干就是十年。

QQ图片20201029145036.jpg

曾经的西畴县鸡街乡曼竜村,半数人家外出借粮,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,群众过着传统的农耕生活,收入渠道单一,村贫民穷,群众思想落后,人居环境“脏乱差”现象突出,贫困程度之深超乎寻常。对于如何改变贫困现状、过上更加富裕文明的日子,大家都很茫然。

QQ图片20201029145028.jpg

曼竜民族小学校长宗富春回忆说:“那时候太穷了,我们的生活方式还很原始:白天猪在寨子里到处乱窜,晚上回来人畜混居;村庄道路是泥巴路,群众观念非常落后。”

QQ图片20201029145013.jpg

当年曼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突出,有些女孩只有10多岁就辍学回家被嫁了出去,但穷怕了的宗富春的父亲始终相信知识才能改变贫穷的命运,不管亲戚朋友怎么反对,他坚决支持宗富春继续上学。

QQ图片20201029145024.jpg

“我亲戚家有个女儿,和我是同班同学,我们一起考上初中。在我入校的那天,这个亲戚到我家,对我父亲说:‘不要再供你家小春读书了,她一个女孩子,读什么书嘛!不如早点把她嫁出去算了。’我父亲当场就回绝说:‘男孩女孩都一样 ,只要我家姑娘读书成器,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她读书。’”宗富春说。

QQ图片20201029145020.jpg

宗富春从小就有一个梦想,一定要走出这片大山,走出这个贫困的山区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06年宗富春考上了文山民族职业学校师范专业,并同时攻读昆明学院的专业,当时成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。2010年从昆明学院毕业后,本可以留在大城市工作的她,怀揣着改变山区少数民族命运的梦想,回到家乡,回到母校,当起了一名代课教师。

QQ图片20201029145032.jpg

曼竜村条件艰苦,学校环境也不好,大多是彝族学生,不会讲汉话。孩子们都非常内向,不知道如何去跟其他民族的同学交流,为了一个发音要重复十来次,甚至更多次,有时为了教会一句话要用一两个星期。但宗富春没放弁,她采取一句民族语言,一句汉语,一字一句的教学生的“双语”教学的模式,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,彝族和苗族学生都能听懂汉话,汉族学生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少数民族语言,大家不分你我,像石榴籽一样地紧紧地抱在一起,宗富春也成为花倮民族文化传承人。

QQ图片20201029145040.jpg

宗富春说:“因为我深知贫困山区孩子的辛酸和痛楚,更深知偏远少数民族地区的贫穷与落后,只有让孩子们走出大山,才能感受到现代文明,才能改变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。”

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,宗富春不仅是花倮孩子的“妈妈”,也是学校200多名孩子们的“妈妈”。2011年宗富春通过事业单位考试,正式成为一名教师。2018年9月,因工作成绩突出,被任命为曼竜民族小学校长 ,并多次获得“优秀教师”“先进教育工作者”“最美乡村教师”等荣誉称号。

宗富春说:“我感到身上的责任更大了、担子更重了。在学校里,我不但教学生文化知识,还带领学校老师创建学校特色,教全校师生跳‘葫芦笙舞’,把非遗文化有机地融入大课间活动,守护好国家的文化遗产。”

“我不留下,谁留下?”这句看似朴实的话,是发自肺腑的决心与承诺。31岁的宗富春,正是青春绽放时,却立下誓言哪里也不去,要为山区少数民族教育奉献终身。

“我将继续用新时代‘西畴精神’鞭策自己,教好书育好人,像爱我的孩子一样呵护我的学生。让他们走出大山,走得更远!”宗富春说。

(来源:广南县融媒体中心)

(编辑:侯佑琴 排版:钟晓明 审核:资云波)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